刀的奴隶
西汉时期的齐国(现山东省东部)有一位大盐商,名字叫刀(音diāo xián)。刀做买卖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会用人,并且专门使用别人不敢用的人——奴隶。
根据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的记载,西汉时的齐国有一个风俗,即把奴隶看成贱民,尤其是看上去有点狡猾、心眼比较多或者脾气暴躁的奴隶,人们都像防贼一样躲着他们。
刀却不这样,他专门招收奴隶出身的人,派他们出去卖鱼贩盐,或者做别的生意。
刀招收来奴隶,并非对其残酷剥削、无情压榨,恰恰相反,这些奴隶在刀的手下,个个成了独当一面的人才。他们带领庞大车队,乘坐豪华车子,骑 着高头大马,身着光鲜华丽的衣服,在各个地方往来经商。所到之处,还成为地方官员的座上之宾。看到这副光景,不了解底细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出身奴隶。
奴隶们虽然云游四方、权力很大,但是都对刀忠心耿耿。司马迁记载说刀手下的奴隶有一个口号,叫做“宁爵勿刀”。意思是宁肯拒绝皇帝赏赐的爵位,也决不背叛刀。
正是依靠这些奴隶的出色经营,刀积累起数以千万计的家产,也因此成为我国企业经营史上大胆用人、善于用人的典范。
刀的用人之道是什么?就是不拘一格。在别人眼里很卑微低贱、很不可靠的奴隶,刀不仅信任他们,授予他们充分的权力,放手让他们大胆经营,而且 平等地对待他们,在人格上尊重他们,在生活上爱护他们,也就是司马迁所说的“爱贵之”。这样做,不仅发挥了这些人的聪明才智,极大地调动起了他们的积极性 和创造性,更重的是得到了他们的忠诚。
德雷斯塔特的妓女
德雷斯塔特 (Nicholas Dreystadt)的故乡在德国南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年仅13岁的德雷斯塔特漂洋过海到了美国。最初是奔驰车队里年龄最小的学徒,后来进入通用汽车公司。
德雷斯塔特没有上过几天学,而且极其不修边幅。在通用汽车公司,即便已经身为高管,他也总是穿一件缀满烟灰窟窿的老旧毛呢夹克,甚至常常穿两只不成双的皮鞋上班。
别看生活上邋邋遢遢,德雷斯塔特在工作上却是难得的奇才。他在通用汽车公司屡创佳绩,是公认的年轻主管中最能干的一位。在1929年经济大危机席卷全球时,德雷斯塔特已经升为通用汽车公司旗下的高端品牌凯迪拉克的服务部经理。
受经济大危机的冲击,通用汽车销量锐减。除了低档车雪佛兰尚能勉强维持之外,其他几个品牌都摇摇欲坠。通用汽车公司不得不把中档的别克、奥斯 莫比尔和庞蒂亚克合并在一起。高档的凯迪拉克销不出去,大概只有停产的命运了,唯一悬而未决的是,究竟撤消整个部门还是保留个名称?
通用汽车公司的决策者们,大都倾向于壮士断腕,彻底抛弃凯迪拉克。担任大掌柜的董事长兼CEO斯隆、二掌柜布郎等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认为没有其他办法。
1932年的一天,正当决策者们即将拍板的时候,德雷斯塔特闯进了会议室,请求给他十分钟,让他出一个可以在一年半内让凯迪拉克起死回生的计划。德雷斯塔特一再强调,凯迪拉克是“地位的象征”,只加以调整,一定会有销路的。
德雷斯塔特凭什么如此自信?原来,他在工作中发现,凯迪拉克不但受美国的白人成功人士喜欢,更被有钱的黑人所追捧。很多黑人艺人、拳击手、医 生、房地产中介商等以拥有一辆凯迪拉克为荣。但是,通用汽车公司一直实行的销售政策却带有浓厚的种族歧视色彩,只卖给白人权贵,不卖给黑人。很多有钱的黑 人只好花大价钱请来白人帮忙购买。此类种族歧视现象在当时非常普遍,黑人无论多么有钱,都不能住进高级社区,不能出现在豪华度假村。于是,托白人帮忙买一 辆凯迪拉克,开着它招摇过市一番,就成为这些黑人们能够向世人显示自己成功的唯一标志。转变观念,开发黑人市场,凯迪拉克怎会没有销路呢?
有人问“德雷斯塔特先生,你了解吧,是失败,你在通用的职业可就保不住了。”
“是的,我很清楚。”德雷斯塔特回答。
这个时候,斯隆突然大声说“我不同意!德雷斯塔特先生,你是不能成功,你在凯迪拉克的工作当然就泡汤了,因为凯迪拉克已经完蛋了。但是, 只通用还在,只我还当家,一定会保留工作给一个有责任感、主动、有勇气和想象力的人。德雷斯塔特先生,你现在担心的是凯迪拉克的未来,而我关心的却是 你在通用的前途。”
斯隆不愧为一代英主。在斯隆的激励和支持下,德雷斯塔特升任凯迪拉克的总经理,他的计划付诸实施。1934年,凯迪拉克就实现了收支平衡。
不过,凯迪拉克虽然销量上去了,价格也高得出奇,利润却微不足道,很有点赔钱赚吆喝的光景。问题出在哪里呢?出在生产方式上,当时凯迪拉克都是手工精制的,而且一次只能生产一辆,显然属于规模不经济。
高档货就一定产量小吗?大批量生产就制造不出来高品质的东西吗?德雷斯塔特说“品质的高低,是设计、工具、检查和服务的问题,跟产量多少 没有关系。追求高品质不一定非得放弃效率。”于是,德雷斯塔特加大在设计、设备、质量管理和服务上的投入,扩大生产规模,结果凯迪拉克在品质和产量上都得 到升,短短几年就成为了通用的摇钱树。
十几年后,德国的奔驰也采用同样的办法,把一家手工精制昂贵轿车的小厂,变成了傲世全球的大公司。
二战后期,德雷斯塔特不顾公司高层的反对,从国防部接下了一件“可怕”的大项目,制造一种新型的、首次使用电子器材、必须具有高精准度的飞机 投弹瞄准器。这件事之所以“可怕”,不单纯是因为谁也没有制造过这种高科技的新产品,更重的是生产它非得有技术高超的熟练技师不可,而在当时的汽车之 都底特律,别说是缺乏技术熟练的技师,就连一般工人都找不到。
德雷斯塔特斩钉截铁地说“这件事我们一定做到。假如凯迪拉克都做不到,谁还能做得到?”
然而现实是严峻的。在底特律,唯一能够招来制造这种高科技新产品的,就是那些已然人老珠黄的黑人妓女。妓女和高科技产品,在一般人眼里,简直 是风马牛不相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德雷斯塔特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气招来了2多个妓女。这些女人一听说做的工作,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德雷斯 塔特说“把她们的老鸨也招来吧,毕竟她们才是管理妓女的行家。”
  这些妓女基本上都目不识丁,让她们看懂厚厚的操作手册,无疑是天方夜谭。德雷斯塔特说“没有时间教她们读书识字了,况且她们也学不会。”
德雷斯塔特走到了操作台前,亲手制作了十几个投弹瞄准器。等他弄明白如何操作之后,就让人用摄影机拍下了制作过程,然后把整个流程分解为若干 环节,用放映机分别播放每一个画面,画面上再加进各种灯光信号。例如,红灯表示已经做完的部分,绿灯表示即将进行的工作,黄灯表示在做下一步之前,应该注 意的事项。这些标识如今已成为很多生产线的标准程序,其发明者正是德雷斯塔特。
不出几个星期,那些毫无技术基础,也从来没有在操作台前制作过任何产品(更别新型精密仪器)的女人们,就不仅能够生产出令人满意的成品,而且比技术炉火纯青的老师傅的产量还多。
一时之间,德雷斯塔特的特殊女工团队,成了爆炸性的新闻。在通用汽车公司人尽皆知,也轰动了汽车之都底特律。人们议论纷纷,有惊奇,也有不堪 入耳的闲言碎语。有的甚至说德雷斯塔特在厂里搞了个“红灯区”,还有的说绝不能与令人不齿的妓女为伍。工会组织则向德雷斯塔特出正式求,一旦有了替代 员工,必须立即赶走这些女工。
在当时,人们有这些反应并不奇怪。据说,各地工会的负责人,多半是出身南方的白人男子,属于基督教基本教义派,就连白人妇女都遭他们歧视,更别黑人妓女了。
面对这些非议,德雷斯塔特大张旗鼓地驳斥“这些女人,是我的同事,也是与你共事的人。她们表现优良,而且尊重自己的工作。不管她们过去如何,现在有权和我们一样获得他人的敬重!”
德雷斯塔特心里明白,一旦战争打完了,上前线的士兵们解甲归田,劳动力短缺的状况就会发生彻底改观,身强力壮的男子恐怕都安置不过来,哪里还会有妓女的立足之地?不过,他还是尽量和工会斡旋,希望尽可能为那些女人保住几个职位。
他说“有生以来,这些可怜的女人第一次得到合理的报酬,有不错的工作环境,而且得以享受人权。她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找到自己的尊严,也会更加自爱。我们有责任拯救她们,让她们免遭被人排斥、鄙视的命运。”
终于,在饱含着这些特殊女工辛勤汗水的高质量的精准投弹瞄准器的帮助之下,战争结束了。投弹瞄准器不再被需,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那些女工被迫卷铺盖走人。走出通用厂区大门,不少人留恋曾经在那里的美好时光,无法面对悲惨的未来,自杀身亡。
德雷斯塔特坐在办公室里,双手抱着头,泪水夺眶而出“上帝啊!原谅我吧。我辜负了这些可怜的女人!”
启示
上述两个历史故事,“刀的奴隶”,记载于《史记·货殖列传》;“德雷斯塔特的妓女”,是彼得·德鲁克在他的回忆录《旁观者》中讲述的。
这两个历史故事能够给予我们什么启示呢?
世不患无才,患无用之之道
刀和德雷斯塔特,一个是两千年前中国的大商人,另一个是二十世纪前期美国的企业家。两人在选人用人方面的做法不能说没有区别,刀积极主动地使 用奴隶,德雷斯塔特招收妓女则是出于找不到可用之人的无奈。但是,他们在用人方面的主特点却是高度一致,都没有世俗的框子和固定的模式,敢于打破常规, 大胆用人。二战结束,凯迪拉克的妓女员工们即使在作出了巨大贡献之后,依然被无情地扫地出门的遭遇,更加反衬出德雷斯塔特的胆识超乎寻常。
他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他们都相信,世间无不可用之材,只用之得法,就一定能够挖掘出令人难以想象的潜能,化腐朽为神奇。他们坚信这一点,而且成功做到了这一点。这也印证了明代大改革家张居正所言,“世不患无才,患无用之之道”。
人不是物,不能用所谓“标准化”的模式去削足适履。不拘一格,永远是选人用人、发挥人才作用的正道、大道。
尊严激励,是最基本的必不可少的激励手段
什么是“尊严激励”?根据上述两个故事,我们约摸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定义所谓尊严激励,就是平等对待员工,在人格上尊重他们,使之活得有尊严,权利得保障,成就被认可,价值获肯定。
在现实生活当中,奴隶出身的主管、妓女改造的员工,这类例子当然有些极端,不太常见。但是,刀和德雷斯塔特的用人之道却具有普遍意义。尽管在 马斯洛的需层次理论中,尊重需被视为较高层次的需;尽管迫于种种原因,不少人不得不置自己的尊严于不顾,但是,梅奥的霍桑实验、赫茨伯格、弗隆等人 的研究一再证明,人之为人,都有获得被尊重的愿望。
尊严激励成本低、威力大
越是出身卑微者,越是容易遭受歧视和凌辱的人,对于尊严的渴望就越是强烈。尊严激励对于这些人的激励效果也就愈益显著。
实际上,刀对于奴隶、德雷斯塔特对于妓女,都没有做太多的事情,他们只不过是搞了简单的培训、供了一个工作机会而已,拿他们当正常人对待,给予其尊重、信任、爱护和证明自己价值的可能。
就是这样一些看上去很简单的事情,却产生了令人震撼的巨大威力。刀手下的奴隶,之所以“宁爵勿刀”,忠心耿耿地为刀贡献聪明才智;德雷斯塔特的妓女员工,之所以能取得不亚于熟练技师的优异业绩,最重的就是因为他们得到了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尊严。
德鲁克曾说,“它(即管理)其实是一门临床型的学科。在医药实践中,对于临床医学的检验不在于治疗方法是否‘科学’,而在于病人是否康复。” 管理或许不是科学,但有规律可循。刀和德雷斯塔特的历史故事就证明了选人用人没有固定模式,人的潜能深不可测。高员工的忠诚度吗?激发员工的积极 性和创造性吗?请先从不拘一格、尊严激励开始吧。
李晓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企业经济史专家